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魏春雨:修设策画做到结尾就不是做策画了

  城市生长,文化焕新,国风流韵,墨舞湖湘。文化,是城市的灵魂,是心灵的归属,是角逐未来的力量源泉。2018年9月,红网传媒、红网房产、中梁策划推出“湖韵湘风”系列报道,走近各行各业的文化艺术大师,以访谈形式来触摸湖湘的文化基因,发现身边的美好生活,发掘城市新生的力量。

  第四期,我们跟随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魏春雨的步伐,来触摸有形的建筑肌理之下,那些无形的湖湘文化的基因和片断,去重识我们身边的城市环境、自然坏境、人文环境与“人”的关系。

  魏春雨,湖南大学建筑学院院长,地方工作室主持建筑师,中国建筑学会理事会理事。

  工地、论坛、办展、教学……9月份魏春雨的工作日程表挤得满满的,饶是如此,他还在计划近期广邀全国的建筑评论家、著名建筑师来湖南,做一些学术盘点与交流。

  地方工作室设计作品:李自健美术馆(以一条水平向的廊道贯穿湘江与洋湖湿地,以错动、偏心的圆环限定出空间的垂直向度将自然天色导入空间通廊,形成“天地人和”的隐喻)

  他,是学生们心目中亲切的“魏老师”,也是地方工作室成员眼里操心的领头人。2018年9月16日,在长沙湘江之畔的谢子龙影像馆,“地方图式2018年地方工作室作品展”启幕,其中每一件展示作品的文案,都是魏春雨逐字逐句敲定的。

  “这个展览其实想了很久了”,魏春雨说,办这个展其实是想唤起人们对城市环境、自然环境、人文环境的重新认识。

  “地方”蕴含多重语义:“地”是一种地域与空间的概念,其所指是在地属性,坐标指向自然环境;“方”则代表一种制约,是人工介入自然的方式,在此更多的是指向人文与社会环境,可以据此建构出类型原型——深层结构——心理图示的地方自治性设计逻辑。

  在魏春雨看来,在地方从事建筑设计,一定离不开对自身所在地方的基本认同与致礼般地探寻。

  “一草一木,都要心怀敬畏。”他说,“其实我们所生活的地方,我们跟它是一种互相依附的关系,我们跟它如何对话,它又是如何呵护我们,这个很重大的很深刻的命题。”

  地方工作室设计作品:中国书院博物馆(提取书院建筑中“斋”的空间形式意象,通过“天井”组织空间序列及流线,将自然景观重新分割,以片断化的方式植入)

  建筑依附于地方,文脉相连,那么在湖南做建筑设计,是否有一些方法与途径能够将湖湘文化与建筑进行较好的融合?

  “做建筑的,不要别人问我们,我们自己都会去追寻这么个命题。因为建筑有时候,确实不仅要住前看,而且你也要往后看。”魏春雨说,想用有形的空间去表达地方文脉,通常我们会寻根,找到参照系。但实事求是地讲,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简单完成的任务。

  “我觉得湖南的传统,有的时候不完全从有形的东西里去找,或者简单地去找物化了的一个参照系。有的时候,我们的方言、生活习俗,乃至这个区域的人文性格,其实都是湖湘文化的一部分。”

  一些项目追求与地方文化的融合,会不自觉地追求小而全、大而全,想把所有的湖湘文化精华浓缩到一个建筑中。在魏春雨看来,这是一个误区。

  “有时候我们就可能用一个局部,一个片断。譬如你表达一片矮墙,矮墙上有些婆娑的树影,你表达一个很优雅的天井,其实,够了。”

  一些很明显的传统建筑符号,其实也是一种负担。“你不能直接去在历史上采集一个片断,去拷贝一个片断,直接用过来。这种穿越在建筑上,在电视剧里可以,在我们生活真实的场景中其实是不成立的。我们需要的是去采集某种基因。”魏春雨表示,化繁就简,可能是我们唯一的、可以跟传统真正地实现这种无缝对接,或者能够实现“穿越”的唯一的路径。

  地方工作室设计作品:田汉文化园(强调“水平性”和“抓地性”两个空间特征,探索传统建筑材料及其构件的重新组合的可能性)

  近几年,湖南开始慢慢流行起“新中式”风格的地产项目,如何看待这一现象?什么样的建筑才是好的新中式建筑?

  “我个人是站在谨慎的一个态度去看待这个问题。我不反对,但是要稍微谨慎一点。”

  魏春雨表示,新中式较过去的所谓“民族风”克隆照搬的做法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是认知的一种进步。积极的一面是,这么多年经过欧陆风的影响,新中式的崛起和受到公众认可,其实是一种文化自信的表达,是对于空间意境的归属感的追寻。

  另一面是,千万不要去做表皮化的、符号化的所谓中式。魏春雨提醒说,“我们去研究中国传统空间的空间本质,它的人文精神,所以去看一些新中式风格,如果它不是那么直白,具有更多的当代性和现代性,与此同时,你又能感知到强烈的中国传统的空间基因、文化基因,那这个时候才是更好的一种策略。”

  关于未来一段时期的工作规划,魏春雨表示,将邀请国内一些知名的建筑评论家、建筑师来湖南,进行学术论坛交流,并通过这样的交流,让湖南的建筑与创作产生更多的影响。“其实我们湖南设计界有很多很优秀的人才,特别是中青年建筑设计师起来得非常快。”

  在建筑项目的设计上,除了关注城市中心的建筑项目,地方工作室开始把目光投向乡镇综合体。“乡镇更需要一些综合体,譬如:我们在武岗很多小的村镇、城镇做集贸市场,把它们的物流配送、公交车站、乡政政府配套的政务中心全部打包集合,做成一个像大集市一样的综合体。”

  在魏春雨看来,锁定乡镇综合体进行地方设计的尝试,其实是让建筑回归公众服务,也实现了真正的“建筑设计能动、积极地介入社会”的理想。

  “做设计做到最后,就不是做设计了,做一种把公众的活动怎么样能够领引、整合或者顺应。”采访接近尾声之时,魏春雨说,“做设计没有什么标准,对社会这个大课堂来讲,做建筑,你永远是一个学生身份,希望这一砖一瓦能把它用好。”